“可有伤亡?”贝营长紧张不已,看到安宁等人都没事后,微微松了口气,可他看到牛志等人面色凝重,不由又开口问道。

牛志满脸沉痛,舔了舔唇:“营长,都是我们没用,五条年轻的生命啊!”

说着,这汉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这是自责的哭。

贝营长整个人一震,睁大眼睛不敢相信,随后又看了安宁一眼,安宁平静的与他对视。

“有些事,我不想解释,他们命该如此,即便今日我救了他们。改天他们还是得在另外的事情上出事。而且还会改变他们原本的轨迹!”安宁平静道。

“可,可终究是些年轻的生命,您不是……”贝营长话没说完,临池出声呵斥:“贝航,端正你的身份!”

贝营长咽了口唾沫,安宁知晓他不服气。

“你能理解就理解吧!”安宁懒得多说,抬脚朝军营走过去。

同学们虽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道:“营长,你不该如此责怪安宁同学的。她也只是个小姑娘而已啊,再说,要不是他们几个和兵哥哥们一起救我们,我们怕是都该死在那深山中了。”

“就是啊,这怎么能够怪安宁他们呢。那些是歹徒,可是有枪的啊,虽然那领头的最后被安宁同学给制服了,可是一开始他们离得也远,救援肯定不及时,再说了。那几个被扣住的女生自己发出尖叫惹怒了他们,这才丢了命的。”

“我们都看到了,真的就是这样子的。”

充满意境的纯白少女私房

“真是搞笑,明明人家安宁他们就救了人,反而变成如今这般责怪的景象,以后谁还敢做好事。那女人原本便作,要不是聂艾嘉先前帮忙。她早就死在毒蛇的牙口下了。”穆香玉这女人嘴巴真的挺刻薄的,不过此刻却深得林园几个的心。

林园几个也看了看营长,抬脚追上了安宁。

“营长,您真的不该怪罪安宁同学的,要不是他们,我们怕是抓不到那领头的旭阳国人。”牛志也出声道。

“旭阳国!那些歹徒是旭阳国的人?”贝营长抓住一点,连忙追问。

得到回应后,贝营长脸上越发黑了。

该死,这些学生来这里,原本都可以回去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怪他,干什么要同意野训的事情,这件事大发了。

“先回军营再说吧!”贝营长整个人颓废不已。

等尸体一一抬回军营,天也亮了。

高层都去开紧急会议了,没休息好的学生们则回到宿舍暂时休息,等待通知。

也有受到了惊吓,安宁暗中念着清心咒,渐渐的那些亲眼看到杀人场面的孩子们脑海中渐渐淡化了恐惧,闭上了眸子。

直到快中午时,才得到通知,让他们先回校去。

学生们集合朝停车场而去,大巴缓缓而至,停稳之后,原歌急急忙忙下车来:“没事吧,啊?都没有事吧?”

“没事。”安宁等人回复一句,原歌点了人数,她班级的人都在,这才松了口气。

“都吓坏了吧!如果需要心理辅导一定不要瞒着。回去后,我就给你们安排。”原歌一边让他们上车,一边说道。

安宁听着她着急又担忧的声音,嘴角浅浅扬起,这是个好老师呢。

车辆很快一辆辆使出军营,军营也派了车子,将尸体暂时送去殡仪馆暂放,学校那边会通知孩子们的家长。

总领也很快得知了消息,也有打电话给安宁,安宁在车上也没多说,布下结界简单说了下情况。钱总领表示能够理解,并未怪罪安宁的意思,反而还替贝营长道了歉。

安宁与之客套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回到学校,安宁没有住宿,下了车,直接传音给林园几个,一起出了校园。

许娜和游怀夏对视一眼,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半晌才收回目光。

“她们这是又不再学校住?”许娜与游怀夏回宿舍,一边小声道。

“谁知道,或许她们在京城真的有认识的人呢。不过,不也说她结婚了么,说不定是回婆家去了。”游怀夏耸耸肩。

许娜却是冷笑一声,道:“还不定是什么人家呢,说不得家里根本条件不好,将她卖了换钱,那夫家也是,才多大?就娶了回去?不就是长得好看些,能有什么用处!”

“瞧着吧,还有好戏瞧。这可是全国最大最有名的学府,她结婚那么早,必然会后悔的。到时候再被哪个帅哥看上,一来二去,可有的好戏瞧了。先前不也跟那救他们的男人眉来眼去的么?”游怀夏恶毒的笑道。

“也是。”许娜一想,裂开嘴笑了。

不管这两人如何想,安宁几个却是去了新买的房子,房子都靠着,上下楼。

林园几个打开门,看到里头的装修,顿时爱上了,纷纷发消息给安宁,表示她们很欢喜。

安宁勾唇笑了,回了句,晚上来吃饭,就不再去管。

将换洗衣服等物品摆放好,拿了衣服去了卫生间沐浴,洗到一半,门被打开,旭奕卿的身影出现,安宁看向他,张开手:“老公,抱抱。”

“委屈了,那些人真是不识好歹。”旭奕卿走过去,见她抱在怀里,也不管是不是会将自己弄湿。

安宁轻笑,靠在他怀中,道:“没关系,反正是些外人,就是觉得突然有些累了,有时候这些普通人反而不如修炼者来的爽快,总是耍阴的。一天天的搞得跟宫斗似得,成天想踩着他人上位。”

“再等等,咱们就离开这里去修真界寻找另外两颗元灵珠去。”旭奕卿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放开她,撩起浴缸里的水,浇在其背上。

“嗯,地星修真界也有一颗,找个机会收回来去吧!”安宁点头。

“我宝贝今儿受委屈了,为夫给你做好吃的。”旭奕卿拿了一个小凳子出来,坐在浴缸边上为老婆服务。

安宁趴在那里享受他的按摩,笑眯眯的点头。

“嗯,我要吃……”

“好。”旭奕卿宠溺的应声,一时间,浴室里充满了温馨。

……

当晚,一群人来到安宁家聚餐,与此同时,那些女儿亡故的家长们却是心焦火燎的往京城赶来。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孩子才来上学没几天,怎么好好的就没有了。

风雨欲来,炎大也将被推到风浪尖上。

安宁几个也没有去学校,一直在自家呆着,修炼逛街,不闻窗外事。

第三天上午,原歌打来电话:“安宁同学,关于军训出事你们当时在场,学校领导让你们一起来学校诉说一下。那些遇难孩子的家长们也都来学校了,如果不方便也可以不来的。”

“没事,既然校领导都要求了,便去一趟吧!”安宁很快应下来,这件事是必须要经历的,她没有做错,也不需要逃避。

林园几个也一样被通知了,几个结伴一起朝学校走去。

原歌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看到她过来,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道:“安宁,等下你可千万不要动怒。老师知晓,这不是你的错,反而你还救了那么多人。但是,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却不是那么的理智,如果,如果说了什么话不好听,便当做没听到可好?”

“老师,我是成年人了,知晓自我堪琢。”安宁一句话便堵了原歌剩下的话。

原歌点点头,带着他们去了暂时接待家长的阶梯教室。

“我可怜的女儿啊……”刚接近,便听到各种哭泣声,安宁心情也不是很好,毕竟养大一个孩子真的不容易,更何况还是考入炎大这样的高等学府。

原歌推开门,里头的人全数看过来,那些哭泣的妇人们也暂停了哭泣,看着进来的人。

一个女人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冲了过来。

“是你,是你们,都是你们针对我女儿是不是?我都听说了,你们针对我女儿,野训期间也一直排挤她。就是你们害死的她,你们为什么不救她!”那女人冲到安宁跟前,歇斯底里的吼着,手抬起就要招呼下来。

聂艾嘉冷着脸,一把握住:“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轮得到你在这里放肆!有什么你冲我来,找我宁宁做什么!”

“你是聂艾嘉是不是,你拿匕首吓唬我女儿,吓晕她,还恐吓她。我听旁人说,便是你激怒了那些歹人,这才使得我蕊蕊被人害了。你还我女儿命来,你还我女儿命来啊!“

女人疯了似得,抓着聂艾嘉领口不断的摇晃着。

聂艾嘉眉头微皱,手隔开对方的,微微用力便挣开了,聂艾嘉平静道:“我是拿匕首吓唬她,但是告诉你那人可曾告诉你,我也救了她的命?”

“你救她什么命,你就是嫉妒我女儿长得好看,人性子善良温柔,你嫉妒她!”女人再次低吼。

“哈?我嫉妒她好看,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你家闺女顶多也就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再说温柔善良,那是做作好不好?假的要死,还善良!”聂艾嘉毫不客气的挤兑。

曹蕊父亲也走过来,皱眉不悦道:“小姑娘,我蕊蕊妈妈的确有些情绪激动,可是你这般说话难道不觉得过分吗?蕊蕊已经去世了,你还要诋毁她。逝者为大,你难道不知道?”

“我自是知道,难道不是你们自己在折腾么?感情我救人还有错了?那是深山的毒蛇,就算我叫她躲开,她又能比蛇反应还快?简直好心没好报,再说被挟持。当时她自己乱吼乱叫,惹怒了那个女人,这才招了祸事。身为炎华人,旭阳国人侵犯我们的国土,难道我们不该驱赶他们?”聂艾嘉看着曹蕊爸爸冷着脸道。

“好了,好了。先坐下来再说,来几位同学,你们也坐下,稍后讲述一下当时发生的事情即可。”校长一脸和善的说道。

因有校长出声,曹家父母也没再继续僵持着,怨恨的瞪着聂艾嘉几个,坐到了几对父母身边。

那些人大多都是怨恨的瞪着安宁几个,好似就是因为她们,自家女儿才会去世一般。

“想来,你们应该很好奇当时的情况对吧?”安宁落座后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看向她,安宁拿出一件东西来,走到一旁的电脑跟前,将那优盘插入电脑里头,很快投影仪就将里头的景象投影在了影布上。

这是录影灵石,不过安宁做了手脚,让大家误以为是U盘通过电脑播放出来的。

清晰的画面没入大家的眼帘,野练从开始到结束,看完,所有人都沉默了。曹蕊如何嫉妒安宁几个,各种找事,反而受了其几个不少恩惠的画面全都在大家眼前呈现。

当那些家长看到那群歹徒潜入营地,将曹蕊那个帐篷里的女孩当做人质带出来时,一个个皆是紧张的出声,大喊着快跑,不要。

聂艾嘉的确喊了一嗓子,但是在她出声前,那女人便已经很不耐烦,割断了曹蕊的颈动脉。

跟着,其他人也仿佛吃了兴奋剂般,残忍的杀害了几个无辜的女孩。

因此,也惹怒了安宁等人,聂艾嘉几个不惧危险冲上去与他们搏斗的场面也呈现出来,当那些家长看到几个女孩子几次差点被重伤要害之际,心也是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所有影像看完,除了曹蕊父母外,其他父母皆是安静下来,唯有小声的哭泣声。

“以上便是当晚的真实情况,若是你们觉得还是我们害死了她们的话,我们无话可说。首先,我们也是学生,我们并没有职责必须要去救她们。她们虽然练了武功却也不是用来逞能的,当时那些人手里拿着的可是真正的热武器,一个不好,就会挂掉的存在。我们凭什么,一开始就上去救人?什么事情都需要堪琢,因为一个弄不好,我们人不但救不到,还会因此丢了自己的命。这压根不值得,不是么!”安宁平静的说完,将东西收好。

在场的人,基本上都认同安宁的话。

“就是,要不是安宁同学他们,我们怕是都要交代在那里了。那些兵哥哥们都有好多受了伤呢,她们大多都是女孩子,凭什么不顾危险救我们啊。”

“你们凭什么如此咄咄逼人,安宁他们并没有错!”

“你们这样,以后还有人敢救人吗?”

“就是,太过分了,简直就是白眼狼。”也有人冲着曹家父母不屑的说。

“好了,大家安静下来。”校长等人赶紧出声,防止场面再次混乱。

安宁平静的站在那里,扫视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出声道:“她们已经去了,你们还是莫要再胡闹,给她们平添冤孽。命数如此,躲不过的。你们几位命中还有孩子,或许她们还会回来呢。或许你们会说,你们的孩子在家都很乖巧,其实生养孩子,最要不得乖巧了。乖巧的孩子都是来报恩的,报完恩,他们也就该离开了。教养孩子,还是别太宠惯了,让孩子们有独立性是必要的。至于曹蕊母亲,你年轻时候缺德事做的太多,你只有曹蕊一个孩子,再无子嗣了,好自为之吧!”

曹蕊母亲没有子嗣,但是其父还有两个孩子,且已经出生了,这叫什么事。

“你在这里宣扬什么迷信,你又知道了!”曹蕊母亲一听顿时满怀怒气,这死丫头,竟然说她没有孩子了!

开什么玩笑!

校长等领导也是张了张嘴,却也是什么都没说,校长身居高位,自是知晓一些事情的了。

看着安宁的眼神也就变得不一样了,起身道谢:“多谢安宁同学为我们解惑了。若是没有错的话,你便是那个全国状元的女孩子了吧!”

“是。”安宁大方承认,校长满意的点点头,再次道:“今日让你们受委屈了,行吧,既然安宁同学当初录有影像也就不用同学们讲诉了。都散了吧!今日劳烦你们了,都好好休息,若是需要心理辅导的,便去找你们的导师。这可不能小觑,不要讳疾忌医。”

“多谢校长。”一众学生起身道谢,陆陆续续的出了教室。

曹蕊母亲想出声拦住,可接下来校长却是谈起了赔偿的事情,她也就不在多说了,一心期待的看着校长。

安宁见此,微微摇头,难怪会养出曹蕊这样的女孩出来了,其母真的是让人无语。

正式开课在十月八号,一晃,便到了正式开学的日子,那些失去孩子的家庭也都得到了赔偿,这件事也就歇了下去。

初秋时节,走在充满朝气的校园中,安宁心情也是平静安宁的。

“嘿,早上好。”穆香玉和黄静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好友,看到安宁独自一人走在道上,快速跑过来,拍了安宁肩膀一下,安宁根本不惧,转头微微笑道:“早上好。”

“聂艾嘉呢?”穆香玉找了找,没瞧见聂艾嘉很是好奇的问道。

“没吃饱,去那边便利店买吃的去了。”安宁指了指后头的小店,脸上带着无奈的笑意。

穆香玉点头笑笑,随后道:“听说学校赔偿每个家庭一百万,总领也有做赔偿呢。”

“嗯,毕竟是学校期间出事,肯定是要赔偿的。”安宁轻声应着,那边聂艾嘉拿着东西跑了过来。

“要我说,那曹蕊与其母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竟然那么过分,想将错处全部推在你们身上。”黄静不屑的道。

安宁笑笑,道:“都过去了,逝者为大,别提了。”

“也是。”黄静一愣,随后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老话说得好,半夜别说鬼。得得,别提了,我浑身都发毛了。”

“出息。”穆香玉不屑的瞥了黄静一眼,嘲讽的笑道。

黄静翻番眼,聂艾嘉跑过来,问她们要不要,两人也不客气,一人拿了一个小面包。安宁也接了一袋,四个女生边走边吃,到教室跟前也吃完了。

“今天听说邓教授会来教课呢,我好期待啊。”进入教室落座,就听一个男同学激动的道。

------题外话------

一共五千八百多字,六千都不到。电脑出了问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广告消不去了,打码不起来了。就先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