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养伤的这几天里,祝孟尝总眼皮跳还老做噩梦。

梦魇中,一时没碰到自己的大刀,触到的只是冰冷的地面,而且还越摸越冰冷……祝孟尝吓得一头冷汗,猛地惊醒坐起身来。

没有刀,没有酒,也没有女人,空气再清新都是馊的。

掀开营帐,天外一丝清辉,耐不住寂寞的祝孟尝摩拳擦掌:特别是没有女人,真教人没办法活!

自从娶了洛轻舞之后,已经规矩了好几个月了。要不就今天出一次轨,开一次荤,扒几个女人的衣服……

想到这里就兴奋,正待避过林阡的军帐去找营妓,就这么巧看到林阡走出帐来可把祝孟尝吓了一跳。

“孟尝,你进来。”林阡面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孟尝心一凛就怕自己的心思被他发现,赶忙低头跟着他进去了。

气氛一阵凝滞,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孟尝好奇地环顾四周,看见除了杨致诚、郭子建和林阡之外,还有个寻常兵卒似是来禀报军情的,杨致诚的眼圈有点红,而别人都神色苦恼——怎么,难道是哪里出了事?

川北?出了事么?!

祝孟尝差点跳起来:“致诚,该不会是你儿子出了事?前几天你有家将远道而来,对你说你儿子染了重病……”

林阡一怔,看向致诚:“有这回事?”

孟尝也一愣,才知不是这回事。

清纯长发美女倒春寒雪景唯美动人写真

致诚看向林阡,点头:“只是小事,无须主公挂念。”

“怎可能是小事,你这狠心的父亲!”孟尝赶紧告知林阡,“煦儿已经病了十几天,一直高烧不退,杨夫人心急如焚,遣了好几个家将过来,好几次通知致诚……我还只道是主公狠心,原来是致诚自己狠心……”

“致诚,这么大的事,何以不对我说?”

“若是主公知道了,一定会强令我回川北,但大战在即,我不想主公又费精力调遣。”杨致诚眼眶仍然红着,“区区黄口小儿,于战微不足道。”

“致诚,你与孟尝,一并回去。”林阡说,他知道杨夫人向来通情达理,不可能因为很小的事就来打扰杨致诚。除非孩子病危。

“对,致诚,回去!”孟尝关切地拍着致诚肩膀,忽然一惊,“主公,何以我也要回去?!不要啊主公!我不是跟您说过,我不想在短刀谷的理由吗?!致诚回去了,我来补上!”

“孟尝。”林阡眼中然痛惜之意,“你……你不得不回去了……”

“怎……怎么?”孟尝一震,“不会是洛轻舞那丫头,又给我惹出什么事端来?阿弥陀佛上天保佑,这丫头怎么总是长不大!”

“祝将军,祝夫人她,她……”那兵卒终于开口,唯唯诺诺根本不敢说下去。

祝孟尝脸色陡然变,声音也不由得颤抖起来:“轻舞她……她……出什么事了?!”

那兵卒被他脸色给吓坏了,愣是没敢继续说,祝孟尝大喝一声,冲上去一把揪起那人衣领,狂吼:“说!轻舞她怎么了!?啊!?”

“孟尝!”林阡一把将祝孟尝跟那兵卒分开,一边示意那兵卒离去,一边意图控制祝孟尝情感,低声道:“轻舞她……被人强暴。”

“什……什么?!”祝孟尝登时眼泪填满眼眶,“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安静了片刻,终于问:“被谁,强暴?!”手攥得近乎捏出血来。

“被郭杲的人。”林阡眼中分明悲悯,“半个月前,郭杲回了短刀谷一次,纵容他手下的官军在谷内胡作非为,天骄数度交涉,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压制,然则还是有一群兴州兵肆无忌惮,轻舞应当是猫走丢了才遇到他们,他们贪恋轻舞美貌,因此……”

“啊……!”祝孟尝发出数声痛苦的嘶吼,泪水早已撕破脸颊,历来容易被耻辱感激发的他,听到这样的事情第一感觉不是耻辱——而是悔恨!这嘶吼里就充满了悔恨,“若我留在短刀谷里,轻舞就不会出这种事……若我不是躲瘟神一样地躲着她,才不至于出这种事!!!”

“孟尝……”林阡、致诚、郭子建齐来按住他,怎能准许他自残。

“我祝孟尝……枉为人夫!”祝孟尝一想到适才还想着寻欢作乐,不禁捶胸顿足,倒在地上久久不肯起来,半个时辰动都没动一下。

六月初,祝孟尝离开前线不久,林阡立即强令杨致诚回去。

“主公,我与孟尝意义不同。他是本不该来,而我,是必须在此。”杨致诚摇头,再度拒绝。

“丈夫与父亲的分量,孰轻孰重?你与孟尝,如何不同?”林阡问。

“我只知主公不走,部将也决不能走。”杨致诚道。林阡一愣,杨致诚低下头来:“其实我知道,川北的事情,主公比任何人都要担心,因为主母她,毕竟出手打了郭杲……”欲言又止。

“正因如此,才希望你能代我回川北。”林阡说,声音变柔和,“吟儿她现在五个多月的身孕,着实不应该再打抱不平、反而陷自身于险境,天骄的话她未必听得进,她也只能听我的话。致诚,孟尝莽撞,你心思细,劝阻吟儿的事,只有你能办得到。”

“主公,让我带给主母什么话?”杨致诚问。

“去质问她,我离开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林阡目中流露一丝关怀。

“但若我离开了,主公岂不又少了人手帮忙?”

“你虽离开,致信、哲钦还在。若实在捉襟见肘,我也好就近调遣魔门。”林阡说,“致诚,放心回去。”

入夜之后,无论是敌是我,都一片寂静,所有的争端,暂停下来抑或只是声音消除了。

阡知道,跟黄鹤去的决战已经一触即发,就在眼前。

战俘说,黄鹤去此番带来的有十二元神中的两个,也便是说,有一个杀手锏跟仆散安德一样强,但黄鹤去还一直藏着没有用他。他身份如何、武功怎样,根本无从得知。

而仆散安德,已经把卢潇打得只能守不敢应战,也间接害寒泽叶离开了战地养病去,更可以与风鸣涧平手!能和风鸣涧平手,就意味着和郭子建差不离……

今时今日,黄鹤去武功俨然不足为惧,用兵却不减当年之狠!

对付黄鹤去的方法,林阡清楚得很,那就是也不在一开始就把战力部现出来。他林阡的饮恨刀,专等着打那个藏着的高手——那高手,一定比仆散安德强,甚至强很多。

几年来,黄鹤去卧薪尝胆、蓄锐屯兵,就是为了今时今日跟他林阡的这场决战,比先机,比备战,比兵力,比机谋,比攻城略地,目前不分胜负,接下来,就是比用人,现在的调兵遣将跟田忌赛马一样,谁用错了人,谁就输了。

偏在这紧要关头后院起火,跟当初,父亲在前线时候遇到的情景近乎一样。外敌还在等待剿灭,内患就已经在牵制他的战友。

杨致诚今天遇到的,跟当年寒恩如出一辙,煦儿的病情据说很重,军医说捱不过这个秋天。

如此提醒了林阡,这是曹范苏顾的故技重施!对,曹范苏顾是垮台了,可是暂时的革职不代表他们不会再爬上来,暗地里,苏降雪可以去兴州军中攀附郭杲。对短刀谷官军,郭杲现在有权有名,而苏降雪毕竟是旧主,很多旧臣都听他的话——郭杲和苏降雪,根本权实互补,难免一拍即合。

除此之外,谷中还有银月那个心腹大患……实际上,除了比这里少点动荡之外,这里的凶险和紧张短刀谷一概不缺!

最令他担心的是,吟儿她,太不安分。

临走之前,他嘱咐吟儿说,切忌把官军义军分开看待,和平共处,一致对外,勿和郭杲等人起冲突。

吟儿明明都答应了,但吟儿却因为洛轻舞的意外而把答应了他的话都丢到了九霄云外——

那丫头,平时打抱不平也便算了,大着肚子竟还冲到郭杲的府邸去,不但起冲突还出手伤人……

说到底,林阡最担忧的,不是短刀谷的局势,而是吟儿的人身安。

如果吟儿起冲突激怒了官军引起了后患,那他回去之后顶多数落吟儿几句罢了,她犯下任何错他都可以替她补上;但万一吟儿因此出了什么差池……他怕他饶恕不了任何一个伤害吟儿的人,不管是谁,都绝不放过!

只叹相隔千山万水,一切都赖道听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