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楠的笑让蒂娅-里欧妮显得更加尴尬,脸颊都红了。

很有意思,脸红,张楠很少从其他西方女人脸上看到这样的反应,但蒂娅脸颊的变化非常明显,大概是个体原因。

不笑了,吃饭,逗人家过头不好我。

晚餐后,女孩子先跑了,张楠在餐厅和伙计们多聊了回。

外边天冷、风大,也没出去走走的想法,这就回二楼的套房。

一进客厅,看到蒂娅正从卫生间出来:酒店就这条件为,套房里张楠的房间是有独立浴室的,但小一点的房间只能使用套间浴室。

很好,没有穿上什么xg感睡衣一类在自己眼前晃悠,就像普通的合租套房室友一般,穿着身浅黄颜色的室内居家服。

张楠一看这情形,心里转过个念头:“不错的女孩子,知道分寸,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这边蒂娅看到张楠进来,有点僵的一笑:“艾伦先生。”

不用看时间,张楠就知道这会还不到点,还早。

“蒂娅,我问你点事,先坐会。”

说着,自己坐在客厅沙发上,用手示意对方她可以坐在对面。

清纯型脸蛋冷艳御姐粉色反差房间拍摄写真

蒂娅也没反对,这几天对她而言都是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

原本还在思想斗争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自个主动贴上去,但这会她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就算自己成功了,那也是一次交易而已,甚至什么都不会得到。

而刚才在餐厅,艾伦先生打电话并没有避着她,这让她想到:有没有机会以这次巧遇为契机,成为艾伦先生记得住的一个熟人,就算是在他脑子里有挂上点号也行呀!

这刚一坐好,张楠就问她:“我很好奇,你们演员是怎么看我这样的人的。

不是那种大人物套话,是实话,我很感兴趣,以前从来没机会听别人说过实话。”

蒂娅-里欧妮一听,道:“艾伦先生,是我们这种小演员的看法吗?”

“嗯。

我事先说明,我对你这样的演员没有任何特殊的看法,要知道在几年前我也是个最普通的普通人,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更不是什么星二代。”

蒂娅很聪明,立刻明白张楠说的是什么。

女孩子似乎在思想斗争,然后下了觉醒一般道:“实话?”

张楠点点头。

“您是个谜,华尔街的奇迹,上帝的宠儿,还有就是花花公子。

要是能靠上你,立刻就是出头的日子。”

张楠笑笑,没多说,他看出蒂娅还没说完。

“……不过我看她们都错了,您不是什么花花公子。”

“为什么?”

“因为您接电话的时候没有回避我,而我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比较自信的,所以我觉得您是个好人。”

张楠眼睛张大一圈,再次笑了。

“我是好人?

哈哈,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人这么说我是好人……”

张楠说的话似乎陷入了回忆,“……上次是什么是什么时候?

好像我九岁还是十岁,放学回家的路上便走边玩,碰到一老太太用树枝在翻一个垃圾堆找能卖的废品。

我手里拿着根废弃竹扫帚的杆子当大刀,那东西上头有个弯,如果用来翻垃圾垃圾最合适。

我主动把那根杆子给了老太太,她说039;小伙子是个好人,将来一定考上最好的大学!039;

那是我第一次被人发好人卡,还是真心实意那种。

后来……”

张楠没说了,因为那是个非常悠远的记忆,不是十多年,而是至少!

这辈子帮翁千惠家那次都有点味道不一样,因为那次是有意识顺手帮人家个忙,但儿时不一样,那是简单的想帮别人而已,很纯真,脑子没绕过任何一个弯。

没想到这时候蒂娅很有意思的问了一句:“您考上最好的大学了吗?”

张楠一愣,道:“其实她说的是我会考上状元,就是华夏古代国家考试第一名的意思。

可惜,我辍学了,小学第一名倒是得过很多次,小学考初中我还是县男生第一名,就有两个女生比我高了半分。

真是可恶!

县第一,这辈子唯一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我数学满分,语文分。”

蒂娅一脸懵逼,“这还要考试?”

他出生在纽约,虽然是半打国家的混血,但也是个标准的美国人,很难理解这都还要考试。

“当然要考试,分数最高的学生能进中学最好的班级,老师会对你特别看重……”

两个人在客厅里就像朋友一样聊华夏的教育,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蒂娅都忘了之前的想法,因为当张楠说到他在初一时造了个土zh弹,把一间农村的废弃房子炸塌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朋友之间在聊天嘛。

张楠说华夏,蒂娅说她的成长经历,原来她在的时候就作为配角演过电影,但再次出演电影小配角的时候已经是年,那时候她已经岁了。

每个人都有故事,听别人述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这两位都是很好的述说者,也是不错的倾听者。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张楠看了眼表,这都过了。

这下才想着说点正事,“蒂娅,回去后好好演,然后把你原来的那个经理人给开了。”

说着,找来章酒店里的便签条,刷刷刷写了个电话号码。

“这是我和亨利的电话,你回美国拍完那部棒球后,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你介绍个靠谱的经纪人,就说是我的意思。”

蒂娅小心的结果纸片,折叠后很认真的藏进口袋里。

这会她知道,她勉强已经能算是艾伦先生的朋友,只能说自己是运气好到爆棚!

“对了,你对拍电视剧感不敢兴趣?”

蒂娅-里欧妮立刻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她是小演员,虽然是在电影演员工会注册,有机会当然也会出演电视剧,哪有自个东挑西捡的自个。

再说美国剧组挑选演员,电影和电视演员工会本就是都开放的,大不了很多人感觉拍电影的演员似乎“档次高一点”,其实这一条那只对那些一线电影明星适用。

“那就好,明年或者后年,联合电视网会有部不错的电视剧,我觉得你当里边的女主角不错,比较适合。

之前我还在想谁合适,到时候就你了。

好了,晚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登山。”

说完起身,回房间去了,留下起身傻站者的蒂娅-里欧妮。

伊莎贝尔-阿佳妮是这个男人的秘密女人,还是为他生孩子那种,而自个居然成了他的一个朋友……

掏出衣兜里的纸条,看着上头两个号码,蒂娅都觉得有点不真实。

其中一个号码上头还写着“亨利”,这是星辰哥伦比亚影业ceo的电话,那另一个显然就是艾伦先生的。

不仅仅要将纸条收好,蒂娅-里欧妮用死记硬背的办法,几分钟之内就牢牢将两个号码记在心里,打死不敢忘记。

……

这边张楠回到房间,就简单洗漱了一下就睡觉,刚才晚餐前已经洗过澡。

一个人躺大床上有点孤单,要知道前两天可是jg虫上脑的状态,而这会有个长得不错的年轻女人就在隔壁。

蒂娅-里欧妮长得很不错,记得在《绝地战警》里她有出演,本来她的角色只是个花瓶,用来软化男性电影的刚硬就算成功,但蒂娅-里欧妮的表演应该算个性十足,妙到影迷君冲着她愣是把《绝地战警》刷了好几遍。

特别是这会,张楠想到了电影里的一些镜头,那女人躺在床上更是诱惑十足,分分钟都会有让人把她给扑倒的。

不过张楠还不是牲口,如果今天回套房的时候,那个女人是穿着睡衣什么的在自己面前晃悠,那自个也不在乎和她发生两晚超友谊的关系。

但女孩子很聪明,愣是能和自己合拍侃上一个多小时大山,还是算了。

自个这会女人已经够多的了。

再说自己其实是个超级霸道的人,成了自己的女人,那别人就别想染指。上辈子条件所限所以还算好好人,这辈子都能肆无忌惮过日子,难道要一个就控制一个?

太累!

随便想想,后天回家,那时候一切就好了。

然后,睡着了很快就醒,然后又睡着,又醒……

半夜两点,张楠认命了,“妈的,早知道住山下了,这米都能让老子发神经!”

第二天七点就起床,打死不想睡了。

到了餐厅,看到一起来来的一伙人好几个顶着副熊猫眼,看来这个高原反应和体制问题不是特别的紧密相连。

但也不是,项伟荣和关兴权看着就是啥事没有。

有没事的,当然也会有倒霉催的。

马克和雅克布就在互相抱怨:睡觉的时候都是因为隔壁床的兄弟不安稳,害得自己没睡好。

大块头,这高原反应比一般人要严重。

这边的项伟荣一看这情况,道:“昨晚没睡好的,今天就在酒店休息,不用去登山了。

也别是你们两个……”

说的是马克两兄弟。

这话一听,手里端着个大盘子,正往里边加火腿的马克连忙道:“项先生,我们没事。”

“别逞强,前两天我看你们在矿场那就精神不好,这体重大的人上高原反应比小个子要大,这不能乱来。

以前我有个兵,也是米多的大个子,一百二十公斤的体重,一上高原就常常喘不过气,还稀里糊涂得过肺气肿。

要不是弟兄们玩命开飞车把那小子忘山下医院送,自个就把自个给淹死了。”

说到这,项伟荣对一边的张楠道:“下次要是要上更高的地方,得带上地塞米松,激素,临时对付肺气肿是特效。”

说到这,马克两兄弟也不坚持,他们是感觉特别累。

矿场那边虽然海拔都在上,但至少有越野车代步;昨天在马丘比丘上下一晃悠的,晚上还真感觉疲劳,睡也睡不好。

这雅克布还半夜跑出去问过值班的酒店工作人员,有没有对付高原反应的药物,结果对方一手给了个氧气瓶,另一边给了点干了的树叶:“古-柯叶,用来泡茶,能抗高原反应。”

雅克布拿上氧气瓶就走,那种制造毒-品的植物还是算了吧!

再说他是想睡觉,来点据说会让人兴奋的“可卡-因”算什么事!

大概是照顾张楠这个华人的习惯,酒店早餐居然有大米粥,不得不说这酒店规模小、房间小,但这服务态度还真勉强配得上它的价码。

但也仅仅是有华夏特色的大米粥而已,没咸鸭蛋、没榨菜丝……

不过不用担心!

在利马的时候,伙计们去华人超市购买了足够多的贮备物资:利马,这华人数量可能比旧金山和纽约的华人都多!

各人两三个盘碗,在餐桌前开吃。

蒂娅穿着身户外冲锋衣也来了,给自己弄了一大盘吃的:喜爱户外运动,显然不会去节食。

张楠手指指,很自然的让她坐自个边上。

看到张楠再往大米粥里倒一种袋装的腌制食品,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蒂娅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榨菜,有一丁点辣,尝尝?

味道还行,就是没我老家卖的正宗,这是从利马的华人超市里买的。你把它裹进面包片里吃,不过别放太多,不然太咸。”

蒂娅不客气,按着张楠说的那样用叉子弄了点放面包片上:他可不会用筷子。

至于筷子,张楠自个这帮人行李里有。

吃上两口,“嗯,真不错!”

一边的张楠是大口喝粥,含糊道:“吃着清口,解腻。其实除了盐分,这东西已经没了多少营养,就是佐餐的小菜而已,别当饭吃,不然保证营养不良。”

榨菜很不错,因为它本就是能适合世界所有人种口味的一种佐餐小菜。

而对面的项伟荣这会用筷子,从个瓶子里夹起小半块很奇怪的食物,也放进粥碗里,看着很美味的样子。

看到蒂娅很好奇,项伟荣主动说:“华夏奶酪。”

把瓶子往前一推,示意随意。

这边的张楠感觉很有点意思:这就像一部港片里程龙和谭永麟,外加那个好像是西班牙女演员的戏码。

“有意思,这蒂娅和那个演员还长得真有点像。”

然后,蒂娅-里欧妮悲催了:腐乳不是谁都会当美味的,这玩意张楠就是打死也不吃!

……

第三天上午,张楠的飞机飞抵长岛,顺便派辆车送搭顺风机回来的蒂娅去国际机场,她要赶着去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