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国师大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啊。

此时,不能得罪的国师大人对周遭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只神色专注地守护在夏绫身边,随着担架,把她送入病房。

经历了刚刚的一幕,没人敢怠慢夏绫。

全船的医生都已经到病房等候,即刻会诊,替她手术。

她被打了麻药,在无影灯下昏沉沉的陷入黑暗,再次醒来时,已经置身于一张舒适柔软的病床,宽敞静谧的房间里拉着窗帘,隐隐有水果的天然清香。

她动了动,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病床边,一个男人放下手中的书卷,嗓音清润:“醒了?”

夏绫看清他的模样,是夏默言,穿一身白衣,百叶窗淡淡的阴影投在他的身上。她想叫哥哥,但嗓子里火辣辣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夏默言给她倒了杯水,把病床要高些许,喂她喝了。

他照顾病人的技巧不是很好,有一丝水流顺着她的唇角渗出来,****了蓝白条纹的病号服。

夏绫说:“够了。”

白衬衫女生美好大片

他这才停止了喂水。

小小的绍辉不知什么时候冒出头来:“妈妈妈妈。”

她望见他,发现一心牵挂的孩子平平安安,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压在心底的一块大石头这才落了地。她顾不得自己才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问绍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那些人有没有欺负?”

她真怕在极乐园阴暗的环境中,让绍辉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

闻言,绍辉静了一静,这才轻轻摇头:“我挺好的,妈妈,不要担心。那些坏人把我抓起来,只用鞭子打了几下而已,就一直把我关在单间里,每天会有人给我送饭,别的时候,都没人理我。”

其实,哪有他说的这样简单?

极乐园主倒是想安安分分地关着他,反正和厉老爷子的协议也只是暂时关押而已。但后来厉风上了船,去了后台,一眼就相中绍辉,要不是发现厉雷也在船上、设了一条计,恐怕绍辉早就遭到了厉风的毒手。

就算如此,孩子也没少吃苦头。

但这些话,当着妈妈的面不能说。

他怕她担心。

夏默言显然是知道这些的,也不揭破,只说:“孩子会平安的。”

夏绫点点头:“谢谢过来,哥哥。”如果没有夏默言,恐怕这次他们一家三口都凶多吉少,被老爷子逼到甲板角落的时候,她是真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夏默言淡淡的:“一家人,谢什么。”

说着,脸上又浮现一层薄怒:“找的那个什么破梧桐木,太没本事,这点小小的劫难都要我插手?”其实,这次的事件哪里是什么小小的劫难,这是一个生死大劫,厉雷已经做得很好。

但夏默言依然不高兴。

原本,最好的结果是厉雷护着小绫渡劫,皆大欢喜。

可他没护住,让小绫惊惶地打了求救电话。夏默言接到电话时,曾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出手,他算过卦,这次的劫难,他们有七成的概率自己闯过去,一旦闯过去,日后的道路会一帆风顺。

但还有三成的概率死亡。

夏默言本来心里就忐忑,又接到妹妹的电话。

听到妹妹带着哭腔的无助的声音一瞬间,夏默言大脑里名为理智的弦就断裂了,再也不管什么概率,冷静,第一时间就往游轮赶了过来。

到了这边一看,厉雷还是有很大概率护住她的。

可是,夏默言已经插手,让这件事的结局不那么完美。

夏默言当然不会觉得是自己多事,要怪,就怪那更破梧桐木太弱,让妹妹和他这个大舅子都没有信心。嗯,都怪厉雷……夏默言觉得自己思路清晰,逻辑合理,心安理得地把责任推到了厉雷身上。

可怜的厉大BOSS,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又被大舅子恨上了。

夏绫倒是为厉雷不平:“他已经竭尽全力了。”

夏默言就冷笑。

小绍辉趴在病床边,一会儿看看舅舅,一会儿看看妈妈,在心里天人交战了许久,还是决定为爸爸说一句公道话:“幸亏爸爸去救我了,不然,那些坏人还要打我呢。”

这话一出,夏绫心疼极了,带孩子往怀里拥了拥。

夏默言觉得他们要造反了,当机立断,说:“们两个跟我回夏家,什么爸爸,什么曾祖父?他们也配?”

“回夏家?”夏绫还真没有回去过,一想到自己真正的亲生父母,不由有些激动。

夏默言说:“对,我们这就回夏家,让那个老头子一辈子看不到曾孙子,也别想娶什么孙媳妇。”

原来,哥哥是这个目的。

夏绫因为要回家而激动的心情冷静下来,低声说:“我不回去。”

这次前来营救绍辉,厉雷为了保护她,不惜自己成为她的奴隶。后来当她遇到危险时,也是他不顾自己的性命舍身相救。

夏绫原本以为自己活不成了,心里后悔,在能够相爱的时光没有好好和他相爱,大把大把美好的年华,竟然因为怕受伤害而白白把他推开。她在心里发下誓言,如果这次能活着回去,那么,她再也不会放开他。

她抬起眼眸,坚定地望着哥哥。

果真是反了。

夏默言很抓狂,清淡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那个男人有什么好?”

夏绫摸了摸绍辉一头柔软的短发,是啊,厉雷到底有什么好?他虽然有钱有势,但并不是她遇到的所有人里最有钱有势的,他虽然帅,但相貌好看的男人也不是没有,要说他的脾气好?他并非不曾伤害过她……

到底是为什么,让她这样死心塌地?

“我不知道,”夏绫摇了摇头,轻声说,“也许,只是因为,每次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想到的,还有出现在我身边的人都是他。”

夏默言怒了:“这次遇到危险,是打电话给我!”

夏绫说:“那是因为他遇到了危险。”她苦笑一下,“哥哥,知道吗?我两辈子都没向谁求救过,只有两次,两次求人救命,都是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