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不想和这个蠢牛崽子假扮情侣。”阿伊莎美目瞪向周兴云,敢情还在生他闷气。

阿伊莎妹子为什么生气?那还不是周兴云骗了她。说好的游山玩水呢?现在这是游山玩水吗?

周兴云拐她出来的时候,说得多么好听,要带她到北方城镇游玩,欣赏北方青山绿水。结果呢?她被混小子骗来北方对付玄阳教,给韩秋澪白打工。

讲道理,阿伊莎妹子并不介意协助周兴云行侠仗义,毕竟玄阳教丧尽天良,人人得以诛之。不讲道理的是,周兴云说好包吃包住带她玩,到头来却把她给吃穷了。

阿伊莎来自塞外部落,兜兜里有许多风干的牛肉干和羊肉干,现在全都被周兴云吃精光。

事情起因是这样子的,前几天,由于经济危机,周兴云天天吃干粮,真的食不知味。

阿伊莎妹子瞧周姈小姑娘,不愿意把酱料和零食分给周兴云,觉得他挺可怜,便于心不忍,偷偷地拿些肉干慰劳他。

得知阿伊莎妹子兜兜有肉干,周兴云这没良心的家伙,就开始动坏心思,连哄带骗的忽悠她,把她耍得团团转。

阿伊莎不是个小气的妹子,问题是,周兴云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她要肉干,可他非要逗着她玩,用坑蒙拐骗的方式,一次又一次骗走她兜里的肉干。这可恨不可恨?这可恨不可恨!

总之,阿伊莎现在还在生闷气,暂时不想搭理周兴云。

“阿伊莎,这就是不对了喔。凡事要以大局为重,看看那些遭受玄阳教蹂躏的百姓,居然忍心袖手旁观!良心过得去吗?于心可忍吗?”周兴云非常遗憾的注视着阿伊莎,深深地叹息道:“原来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我真是看错了。”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和搭档!因为骗欺了我!”阿伊莎据理力争,她的气还没消呢,怎么可能和周兴云扮演情侣?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

阿伊莎是个很率真的姑娘,她正在生周兴云气,自然没法与他配合唱双簧。

“让我来!云哥不行让我来!”李小帆自告奋勇,愿意顶替周兴云,成为阿伊莎妹子的搭档。反正绮郦安也说了,只要是阿伊莎姑娘就行,周兴云可有可无。

“奥靠,抢什么,要来也是让我来啊!我的演技比好!”郭恒猛地将李小帆拉开,和阿伊莎妹子扮演情侣,那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放屁!这变态演个锤子情侣。”李小帆当仁不让怒怼郭恒。

和美女演情人,机会难得失不再来,两只牲口听阿伊莎不愿和周兴云搭档,立马就争先恐后,好悬没大打出手。

周兴云瞧两只牲口.唇枪舌剑互相大骂,不由对阿伊莎露出抹亲切笑容:“阿伊莎选吧,需要谁来配合?”

周兴云一点不慌,阿伊莎妹子不可能选他以外的男人,陪她假扮情侣唱双簧。

“我……”阿伊莎皱着眉头,看了眼扭打成麻花的李小帆和郭恒,如果非要她在牲口里面,选一个人和自己搭档,似乎……好像……大概……除了周兴云以外,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

“怎样?心里有点数没?决定选谁陪了吗?”周兴云耐心地询问少女,吃准阿伊莎妹子别无他选。

“…………”阿伊莎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小嘴,因为她发现穆寒星正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自己。由此阿伊莎立马醒悟,她似乎又被周兴云忽悠,跟着他的节奏行动了。

如果阿伊莎就这么选周兴云做搭档,无疑正中下怀……

犹豫了几秒种后,阿伊莎机智的对周兴云说道:“和搭档也行,但我要和约法三章。”

“行,说怎么个约。”周兴云听见少女这话,就知道自己有戏。

“别啊!为什么非要和他搭档。”郭恒和李小帆闻言,立刻就停止打斗,纷纷凑到阿伊莎跟前质问,天下之大男人多如狗,少女为何非选周兴云这只禽兽不可?

“们两个更不是好东西!”阿伊莎直言不讳的批判郭恒两人。

李小帆倒是还好,顶多口不择言,遇见漂亮姑娘就忍不住上前推销自己,向姑娘家求婚示爱。郭恒可就是个实打实的变态,超级抖M……

阿伊莎继承部分异能世界的记忆,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人,除了周兴云以外,就是郭恒。只不过,周兴云给她留下的,是难以言明的情感,可郭恒嘛……那挨揍后爽歪歪的变态嘴脸,真让阿伊莎妹子膛目结舌。

尽管阿伊莎知道郭恒不是坏人,可她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愿和郭恒搭档。

“阿伊莎,救命如救火,我们早一秒行动,那些遭玄阳教欺凌的百姓,就早一秒获得救赎。所以有什么条件就快说吧。”周兴云趁热打铁,让阿伊莎妹子快做决定,因为他让阿伊莎挑选搭档,并非万无一失。

要知道,玉树择芳的牲口里面,真有一股清流。虽说轩辕崇武看似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但周兴云有一句说一句,这混小子确实挺清流的,至少不像他们,看见美女就点头哈腰,狼尾巴摇得比教主看见肉骨头还勤快。

最重要一点,轩辕崇武貌似真的还是个小处男,仅从这一点出发,周兴云就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

“以后不准戏弄和骗我,还有行动的时候,不准趁机赚我便宜,不管发生什么事,要全听我的。”阿伊莎一口气把要求说完,霸王条款一目了然。

“成交!”周兴云爽快答应,阿伊莎提出的要求压根不是事儿,因为中文词典里面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成语叫做‘兵不厌诈’,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既然决定了,那就赶紧行动。”维夙遥的忍耐快到极限。诚然,少女并非因为周兴云和阿伊莎闹着玩,而感到焦虑和不满,维夙遥之所以希望两人尽快行动,那是山寨里的玄阳教门人越来越过分,竟对妇女施暴。

“好,我和阿伊莎尽量吸引他们注意,们寻找机会潜入山寨,等确保人质安全了,就派人来协助我和阿伊莎。”

“小心点,那五个玄阳教道人,恐怕都是绝顶武者。”维夙遥温柔地叮嘱周兴云,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代替阿伊莎,陪周兴云去山寨犯险。

遗憾的是,正如莫念夕所言,她们的画像印在江湖美人榜上,导致中原武者极容易认出她们。幸好,阿伊莎作为外域派来中原,参加四海英杰大会的年轻武者代表之一,维夙遥即便没有亲身试探她的实力,可她的武功应该很不错。

“我在异能世界的时候,可是能把天族老者斩于马下的强者,们就放一百个心吧。”周兴云拍着胸口担保一定完成任务,随后拉上阿伊莎,兴冲冲朝山寨入口跑去……

不消片刻功夫,周兴云和阿伊莎,就出现在山寨大门口。不过,在进入山寨之前,周兴云打算和少女培养一下感情,以便他俩看起来,更像两小无猜的情侣。

“阿伊莎,刚才选择搭档的时候,为什么不选轩辕崇武啊?”

“我和他不是很熟悉。”阿伊莎毫无隐瞒的表态,他们一群人里面,她最不了解的人便是轩辕家两姐弟。

“和我熟对吧。”周兴云从领口掏出一枚小铃铛,在阿伊莎面前晃了晃。

这是他穿越异世界的时候,异能世界的阿伊莎送给他的友谊铃铛,周兴云回到武侠世界后,就一直把它挂在脖子上。

“如果不捉弄我的话……”阿伊莎一边说,一边从腰包掏出一对玉铃铛,在周兴云眼皮底下晃了晃。

言下之意不外乎,不捉弄我,我就和熟。

“送给我的吗?”周兴云眼前一亮,阿伊莎手中的一对玉铃铛,横看竖看都像是定情信物,一个我一个,铃儿响叮当。

“这是我们部落的珍宝,才不会送给。除非……”阿伊莎看似在犹豫,周兴云赶紧靠近追问:“除非什么?”

“除非是蠢牛崽子!”阿伊莎反手捏了周兴云鼻子一下,随后发出琳啷笑声,转身就朝前方跑去。

“唉!阿伊莎过分了。”周兴云始料未及,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又玩这一招。

“追上我,我就把铃铛给。”阿伊莎回头笑道。她很喜欢和周兴云玩捉迷藏,每次看到周兴云像条小尾巴,傻乎乎的追在她身后跑,她都觉得特别好玩、特别开心。

就这样,周兴云追着阿伊莎妹子,欢声笑语的跑进山寨大门……

“站住!们是什么人!”

阿伊莎看似冒冒失失的跑进山寨,立马就被大门口守卫拦下。

紧随其后的周兴云,不得不在心中暗赞少女聪明伶俐,读懂了他的意思,培养感情的同时,上演一出好戏。

周兴云相信寨子门口的守卫,老远就看到他俩追追打打闹着玩。

此时周兴云恰好追上阿伊莎,牵住少女手对两个门卫笑道:“两位官爷好,我是在疆界做买卖的小商人,这位是我新纳的小妾,我俩新婚期,正好到此地来游山玩水。阿伊莎,快向两位官爷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