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京城,乌延庭等人就向陈安告别,言说他们在这里另有驻地。

陈安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但也不是很在意,以他的本事根本不需要保镖,而联系上丘渊后,更不缺跑腿的人。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这伙人像狗皮膏药一样的缠上来,陈安又不欠张恨水的,没有给这些人当保姆的义务,既然他们自己先提出来,陈安也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

一旁的步思卿有些搞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看着他们互相道别有些莫名,这个“陈先生”莫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托的镖?还真有可能,他可以对其他人发号施令,想来仅仅只是镖师护卫对雇主的客气。

不是太有江湖经验的她如是想着,就准备招呼乌延庭等人跟她回家结算银两,毕竟是之前答应过的,虽说五百两雇两个宗师护送,这个价格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但这是事先说好的,说话不能不算,就算是先天宗师也不能不讲道理不是。

可还不等她开口,乌延庭一行人就走的没影了。

转首又看了眼陈安,发现他竟还在自己身边,不禁有些不开心,闷闷地道:“你怎么还在?”

陈安笑道:“不是答应要将你送回家的吗?”

步思卿腮帮子一鼓,暗道:这人真不要脸,当初满口大言,结果将自己转交别人保护,他还在中间赚钱。

但既是“说好的”,她也不想反悔,自小母亲就教她言而有信,不能在这个外乡人面前给母亲丢人。于是道:“我家就在前面,你跟着来就好了。”

陈安然不在意自己的冷遇,言语间不时地往小丫头母亲身上引。

“对了,你上次说,令堂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琳妹子甜美又粉艳

前次听了这话,陈安本没在意,后来得知轻语成亲了,还有了一个小女儿心中只顾着高兴,更是没多想其他,这一路看着小丫头的样子颇感欣慰,同时也不愿往那些方便去想。

现在听小丫头说家就在附近,心思不由沉了下来,记起了对方好像说过这么一句话。

步思卿心中有些烦躁,不耐烦地道:“不在了就是不在了,亡故,你听不懂吗?”

陈安心弦一颤,却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轻语有着自己留下的功法,一个步云清都能凭之突破先天之限,没道理轻语不行。且她自己就是郎中,小小年纪医术之精湛就不输于父亲多少,当不存在恶疾暴猝的可能。那到底还有什么能够致使她早夭的?

这时妖灾的阴霾浮上心头,让他一时有些呼吸艰难,可他还是强笑着凑到步思卿面前道:“看你年纪,令堂应该也不大,怎会如此早逝?”

步思卿埋头不答,陈安有心窃取她的念头,可试了两试,也不知处于什么心态,最后还是颓然放弃了。

他原本有心再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一旁的步思卿却在一处朱门大院前停下了脚步,转而向其中走去。

到家了?

陈安想起那个叫步云清的家伙,心绪一阴,有莫名邪火蹿升,心道:女儿问不出什么,找她老子谈谈也是一样。

于是他索性就看着步思卿上前轻扣门扉,看着门中迎出一帮子人,看着他们把步思卿团团围住嘘寒问暖。

只是和预想中能见到步云清不同,陈安目光在这些人身上转了一遍,包括那个为首的青年男子,都不符合步云清的形象。

不错,他的确是不认识步云清,可这些人无论是在气质上,还是在年龄上都差距很的大。

事实也是如此,与步思卿简单寒暄后,那个为首的青年男子就走到了他的面前和煦地道:“在下徐静观见过这位先生,多谢先生一路保护思卿妹妹至此,还请先生稍待,此前思卿妹妹承诺的五百两即刻奉上。”

姓徐?陈安一怔,下意识抬头看向那府院的牌匾,见其上果然有徐府字样,这丫头不是回家的。

陈安心情正不好,有心想要发作,可抬头看了一眼正一脸挑衅看着他的步思卿,却是生生将火气按捺下来,冷声道:“不必了。”

说完他丢下一脸愕然的徐静观,转身就走。

反复冷静了数次,陈安来到一处隐蔽的所在,确认身后不会有人能看见,他身形一晃就离开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然站立在一处乱葬岗上。

他狠狠向下,跺了跺脚。

“咯吱……”

远处似有石门开合的声音,少顷,丘渊就出现在了陈安的面前。

“司主。”

见过礼后丘渊见陈安脸色不好,联想到其去做之事,心中一凛。不过却没有沉默,或等待陈安吩咐,而是抢先道:“因为司主的原因,这些年,我们的确有关注曲小姐的一些事情,直到她失踪之前的事情,我们都点点滴滴记录在册,并未她单独立了宗案……”

陈安目光一凝,陡然打断丘渊的话语道:“等等,你说什么?失踪?”

丘渊一怔,瞬间明白了过来,却并没有就此事争辩什么,而是道:“司主明鉴,幽司继承了当初暗司的一应典籍卷宗,其他各司的情报体系都不能与之相比,属下这点小打小闹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为了对付杜坤那个叛徒,属下专门单独建立几项卷宗收录他以及与他相关的人或事,其中因为曲小姐和司主您的关系,以及步云清的鬼司司主之位,我们还单独辟了他们的卷宗,属下自信,其详尽程度,不比幽司的正规卷宗差多少,司主您是否要查看一下?”

陈安眯了眯眼道:“带我去。”

“司主请,”丘渊虚手一引,当先带路,陈安紧随其后。

两人就这么来到一处规模不小的坟头前,丘渊上前轻敲墓碑,仿佛触动了某种机关,那块墓碑随之弹开,露出了一条向下的阶梯甬道。

陈安对此见惯不怪,随着丘渊走下。

内里很深,蜿蜒曲折,路上还有一间间的空旷石室大厅衔接在这条道路上。

陈安心中暗自计算着,直线下行二十丈,终是见到,昨日陈安烛光照影术所照应到的那个房间。

似是怕陈安感觉房间昏暗,丘渊细心地上前,将烛心挑了挑,才自一张案牍上拿起一摞线装书册递到陈安的面前。

陈安拿眼看去,只见上面有着“曲氏卷宗”这几个字样。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盛典元年,司主自外带回一女,曲姓……”

看着这些,陈安眉头深皱,不禁有些违和感,从前的暗司的确有为人建立卷宗的习惯,不止是对一个家族,对个人也有过。

但那都是相当重要的人物,起码是可以被皇帝列为重要的人物。

暗司卫们通过为其建立卷宗,整理其过往资料,了解其亲朋故旧,掌握其所有喜好厌恶,然后从中找出弱点加以利用。无论是用以收服,还是清除击杀,都可肆意妄为。

被暗司建立卷宗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可却能说明这个人足够重要,足够有影响力。陈安完不觉得轻语一个小丫头够得上让人为其建立卷宗的资格。

凝神继续往下看,下面简单描述了陈安失踪后,曲轻语在京城生活的种种。陈安直接将之略过,看向七年妖灾开始之后的事情。

那时曲轻语似乎已经认识了步云清,文字中只言片语的描述使得陈安了解到对方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轻语的身边。

只是步云清在那时似乎仅仅是个小角色,帮着轻语救治无数遭了妖灾的伤患,却名声不显。直到后来和轻语成亲,才得到徐谦的赏识,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

再次略过这段,陈安直接看向妖灾之后,庆幸的是这个时候的轻语还在。

在徐谦死后,她们夫妇的确遭了很大的罪,不过也由此名声大噪,步云清直接靠着他当年留下来的寒炎两极功威震天下,而曲轻语也因为医术高超活人无数,得了个医仙之名。

但在妖灾过后,曲轻语坚信陈安未死,并悲悯世人,想要找出妖灾根源,彻底解决妖灾之患,由是多次东出深海,南下外疆,并在那里闯下了药师医仙,药师夜叉等称号,为人传颂至今。

原来世人所认为的万毒鬼王分身是这么来的。

陈安继续向下看去:最初步云清总是陪在轻语身边,直到暗司彻底分裂,各司间斗争残酷,时任鬼司司主的他不得不留在京城周旋。而这时曲轻语却突然失踪在了东海之上。

一开始,步云清怀疑是敌对的几方势力做的,曾疯狂报复过,可最终却是半点证据和端倪都没有。

经一些曾目睹过曲轻语行踪的海上渔民描述,曲轻语曾深入东海万里之遥。

从未有人能够深入东海万里之遥,妖灾之前没有,妖灾之后,就更没有人敢去那里了,由是所有人都认为曲轻语已经死了,包括步云清也在数场大醉后,接受了这个事实。

至翻到末页,陈安也没找出什么不对的地方,这里面描述的一切都很符合轻语的性格,外柔内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有一颗悲悯世人的圣母心……她的确像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

颓然将这本书册放下,陈安抱着些许希望又有些不抱希望地问道:“彼时轻语出海之时,是什么修为?”

“先天宗师。”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