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后。

光头的身体已经被砸翻在地。

趁着其他人还没回过神来,陈步对着光头又是敲了一棍子。

“敲你妈!在飞机上老子就想弄你儿子了,看他太小,实在下不了手,正好你来了,干!”

又是“砰”的一声,陈步丝毫没有心慈手软,不过也没砸脑袋。

光头也懵逼了,打死他也没想到,陈步竟然还敢还手。

他双手抱住脑袋,嘴里发出惨叫。

“老公!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去帮忙啊!”女人也着急起来了,冲着身边几个人喊道。

听到这话,剩下那些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嘴里骂着脏话,赶紧朝着陈步冲了上去。

陈步抬起头看了眼,握紧手上棒球棍,只好暂时放下继续蹂躏光头的想法。

他快步走上前去,右手握住棒球棍,手起滚落,透过间隙砸到一人胸口。

又是一声惨叫想起。

旗袍美女高清图片精选专辑(一)

“这齐家的剑术,着实不错,还好我手中的不是剑,不然得死一大群。”

说话间,背后袭来一阵劲风,陈步并未回头,手腕轻转倒握手中棒球棍,恰好拦住后面的袭击,旋即转身,身体微倾如兽弓腰,一棍挥砸过去,听见一声惨叫,陈步面带微笑。

坐在车上的唐果和唐老,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外面景象。

“怎么感觉陈步这像是在舞剑啊!”唐果小声说道。

虽然说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唐老唐果就是两个外行,但是陈步这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不说别的,观赏性就很强啊!

棒球棍终究不是剑,更何况陈步还不是一个职业剑修,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生硬,无法融会贯通,但是对付面前这几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上辈子,曾有个实力超凡的剑修重伤,恰好遇到陈步,得到救治后,便献上了这一套剑招。

“砰”的一声,陈步脚下踏出一步,手中棒球棍再度挥舞,砸掉一人手中的棒球棍,同时对方依然发出惨叫,之前握住棒球棍的手,虎口已被撕裂,鲜血喷涌而出。

“哼……”陈步冷笑,手中棒球棍往前一点,恰好点在对方胸口,又是一声凄厉惨叫,对方身体顺势躺下,神情痛苦狰狞。

那女人现在已经被吓傻了,她呆呆看着陈步,双目失神。

直到陈步放倒最后一个男人,并且将手中棒球棍扔在地上,发出“咣当”一声响,才将她从失神状态中彻底惊醒。

等陈步迈着脚步朝着她走来,女人嘴里才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你别过来!”

陈步继续朝着前面走着。

忽然,女人转身,朝着身后的车跑去。

原本陈步以为对方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开车逃走,却没想到,对方只是拉开车门,等到重新转过身时候,手上竟然多了……

一把明晃晃的手枪!

“别过来!”

陈步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脊梁骨传来了一阵寒意,当下想也没想,赶紧侧开身体,同时手中飞快射出一根银针。

银针“咻”的一下,快一步刺入对方虎口。

“啊!”

女人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手中抢也掉在地上。

陈步飞快冲上去,当下也不再犹豫,立刻一脚将女人踹飞。

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电石火花间,在这短暂的瞬间,陈步的大脑根本来不及做出多余的思考。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手上竟然有枪!

“这特么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啊……”

他的脑瓜子都嗡嗡的。

同时,他也有些庆幸。

幸亏这些人之前没把自己当回事,要是这一下来就掏枪的话,毫无准备的陈步就危险了。

坐在车上的唐果和唐老也看到了这一幕,同样吓出了一身冷汗。

陈步伸出手,将女人从地上拎了起来,眼神中闪烁着杀机。

“说!还有没有了?”

“没……没了……”女人的脸色苍白,本来还想着拿着枪能够给自己找回一些安感,却没想到落得这样的结局。

陈步听到这话,才松了口气,又问道:“这是真的?”

“真的……”

“哪来的?”

“我老公买的……”

陈步随手将她扔到一边。

这时候的他,恨不得直接将这些人给宰了!

就在这时候,唐老也下了车。

“陈步,咱们得报警啊。”

陈步想了想,点点头。唐老没有犹豫,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这边的事情,我来解决吧。”唐老看上去有些生气,“真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成体统!”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等会警察来了,你和果果先去找傅子铭。”

“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唐老笑着说道,“你的事情也挺要紧的。”

毕竟这一报警,处理事情就得耽误不少时间,而陈步火急火燎赶到了海城,显然不愿意多等了,反正这边也用不着他们,再加上唐老的身份,就算没有陈步在身边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陈步思索片刻,说道:“也好。”

不多时,等到警察来了,简单交代了两句后,陈步就带着唐果重新打了辆车。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陈步和唐果也是不能离开的,不过唐老出示了自己的天医院证件后,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了。

当那些人知道唐老的身份后,一个个也都吓得够呛,毕竟唐老这样的身份,若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绝对是一大损失。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子,陈步终于来到了一个小区里。

“就是这里了吗?”陈步问道。

唐果看了看手机上的地址,点点头。

“就是这了。”

随后,她拨通了傅子铭的电话。

电话号码是唐老给的。

“你是?”电话那边的人有些疑惑。

“你好,我是唐果,我爷爷是唐九玄。我们现在就在小区门口。”

“哦哦!你好你好,我现在就去接你们……”

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脸上有着遮不住的疲惫,朝着他们快步走来。

“傅子铭?”

那男人四下看了看,随后目光落到陈步和唐果身上,面带惊疑。

“唐老呢?”

“他现在有些事情。”唐果往前走了两步,简单解释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随后又拿出自己和爷爷的合影,傅子铭才彻底打消疑惑。

“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人没事就好——咱们先上去吧?”

“好。”